林西| 乐安| 潮安| 北流| 哈巴河| 平阴| 邵武| 丹东| 义县| 忻城| 金秀| 怀仁| 尼勒克| 龙南| 云县| 深泽| 贵阳| 威海| 文水| 零陵| 南乐| 乌苏| 白山| 宜宾县| 西固| 资源| 应县| 盘县| 宾县| 乐东| 龙岗| 犍为| 永年| 碾子山| 德钦| 凤阳| 浙江| 淄川| 曲阜| 莱西| 千阳| 额济纳旗| 宣化区| 右玉| 乡宁| 大厂| 镇康| 平泉| 南和| 衡阳市| 浦江| 东方| 涉县| 惠阳| 德江| 瑞金| 阿克陶| 进贤| 汉南| 冠县| 黔江| 铁力| 乌兰| 沧源| 修文| 黄埔| 石林| 陇县| 古丈| 临朐| 吴堡| 临潼| 民勤| 宿迁| 浮梁| 龙口| 铁山| 麻城| 广宁| 行唐| 乐安| 洛川| 桓仁| 辉县| 金川| 鄂温克族自治旗| 资源| 灌南| 武川| 南和| 敦化| 郴州| 清河| 泸水| 诸城| 沙河| 桑日| 九龙坡| 开封市| 凤凰| 勃利| 石龙| 象州| 栾川| 凤台| 黎川| 海丰| 黄岛| 漯河| 浏阳| 龙胜| 聂荣| 合川| 江达| 高碑店| 措美| 召陵| 汝阳| 汉川| 长顺| 卓资| 高密| 孟津| 河间| 揭阳| 民和| 微山| 乌恰| 卢龙| 寿阳| 乳源| 沂水| 巴林右旗| 于田| 沿河| 万载| 宁安| 威宁| 太和| 达县| 科尔沁右翼中旗| 合肥| 南沙岛| 马祖| 三门| 渭南| 洛阳| 蓝田| 山阴| 呼玛| 德格| 鱼台| 淮北| 岚县| 徽州| 庆元| 宁阳| 南昌市| 阿克苏| 临潭| 天柱| 攸县| 新田| 若羌| 戚墅堰| 嘉善| 高密| 柳城| 静乐| 浪卡子| 大理| 扶风| 华容| 新泰| 岑巩| 二连浩特| 零陵| 炉霍| 内黄| 班玛| 沾益| 廊坊| 鲅鱼圈| 揭西| 滨海| 赞皇| 烟台| 黄陂| 南澳| 青县| 高州| 阿鲁科尔沁旗| 元谋| 谢家集| 滨海| 靖边| 澄海| 方城| 黄石| 成县| 长乐| 上街| 禄丰| 屏南| 科尔沁右翼中旗| 克山| 海淀| 新都| 犍为| 牟定| 玉田| 仁布| 衡阳县| 北海| 抚顺县| 瓦房店| 长丰| 逊克| 赣榆| 金山屯| 新蔡| 宝兴| 天水| 平阳| 衡阳市| 册亨| 名山| 中宁| 平南| 海盐| 丰南| 隆德| 兴宁| 东山| 龙陵| 壶关| 大宁| 岱山| 尚志| 唐县| 海宁| 通山| 合水| 林甸| 昌平| 蠡县| 德保| 奇台| 平房| 双流| 合江| 逊克| 沁阳| 黄平| 三亚| 依安| 牟定| 云龙| 水富| 揭东| 屯留| 河池| 静宁| 曲江| 武汉论坛

补壹刀:他们为什么要搞乱香港?

香港!这颗东方之珠,如今已经进入命运的关键时刻。

暴力、失序和谎言,近乎于让香港面目全非。这背后,谁是搅乱香港的黑手?它们究竟为什么想搅乱香港?

连日来,中联办、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甚至设立36年来发言人首度发声的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都把矛头指向了美国有关政客,他们是香港暴力犯罪分子背后的那支“黑手”。那么,搅乱香港是美国的“单兵突进”?还是多重势力的合谋?

内应

学过唯物辩证法的人都知道,事物的内部矛盾(即内因)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也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而外部矛盾(即外因)则是事物发展、变化的第二位原因。因此,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

套用在香港问题上,也是如此。

外部势力要想搅乱香港,必须借助于香港的“内因”。可以说,这个“内因”或者说“内应”,一部分是因为香港几十年来发展模式固化导致的,还有一部分是已经把西方民主当为自己“政治底色”,长期以来一直想让香港变“变色”(尤其是1997年之后)的人。

由于殖民时代的经济结构延续,造成香港经济高度垄断集中化,而1997回归时,被英国设计了极度自由的政府治理体系。在这种背景下,香港政府明显是一个“小政府”,法律、教育、媒体舆论等等非常重要的社会治理与影响支柱,别谈受控于特区政府,眼下甚至似乎站到了对立面。

过去殖民时代的香港,政经权力完全集中在英国统治者和他们的少数代理人手中,但集中经济和集中政治是匹配的。而现在,香港经济垄断、政治分散,经济基础显然与上层建筑不相匹配。这为香港一些人兴风作乱打下了基础。

借助于英殖民者设计的所谓“自由”政治制度,这些人将此作为“毒丸”使用。弱政府和松散的“民主”,使特区政府夹在资本和基层民众间,对任何一方都难有权威。恰恰是这些人中,一部分谋划着将这些香港暴力青年和示威者当做“炮灰”,煽风点火、推波助澜,换取自己的政治和商业利益丝毫不损。

另一部分以“民主派人士”的面目出现,在理念上甘愿成为西方的“马前卒”。怂恿香港年轻人的“港独民粹”,同时为境外势力的干涉铺路,还幻想玩“颜色革命”颠覆政权的把戏,让西方那一套引入香港。

这第一部分人以外逃不法商人,及与西方有着秘密利益勾结的群体为主。比如经常有媒体提到的“北楼余孽”(因为涉嫌巨额贪污行贿、违规操纵市场等行为而遭到通缉的),以及经营了《苹果RB》亏了十几亿港币,仍然活的很滋润的香港财阀黎智英等人。

这些人起初竭力在幕后掀起反修例活动,真正目的是保证自己可以长期在香港逍遥法外,同时还能让自己的经济收益不受损失。已经有媒体披露,他们最初为香港青年的暴力活动提供资金,为他们制造舆论声势。是真正意义上暴乱初期的引燃者。

他们在香港有各种资源,可利用资本榨取财富;他们在司法、媒体和商业圈子里拥有“人脉”和“消息”,所以目前在司法上还保有相对特殊性的香港,便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避风港。

这第二部分人的典型代表就是李柱铭、陈方安生和李卓人等,可以说他们是在政治上配合美国西方干涉香港问题的“内应”,甚至可以说是汉奸。

他们这些人以所谓“香港民主派领袖”的光环,积极地对港人制造“洋菩萨”能够挽救香港的假象。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日益感受到,在香港回归之后他们自身在香港政治圈中的存在感降低,被抛离感空前强烈。所以利用“反修例”和美国的支持,希望能搅乱香港,重新让自己在香港政治圈中发挥影响力。

而美国及其他外部干涉势力也很明白,他们在香港离不开一批汉奸人物的配合与助攻。所以,“狼狈为奸”是最贴切的形容。

从去年到今年,李柱铭、陈方安生和李卓人等老牌“民主领袖”与美国及西方政府、议会的接触达到空前密度,形成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勾结,这些勾结为香港街头政治的膨胀提供了罪恶的燃料。而黄之锋、罗冠聪等人,正接过他们的“衣钵”。

美国

美国最近对香港问题的干涉,以及私下里对香港暴力活动泛滥的搅动,已经被中央政府的各有关部门N次点名。

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香港围绕一项原本并不复杂的立法,从最初的争议激化成全港大动荡,直至暴力肆虐,冲击到香港法治的根基,事态的一步步发展与美国对中国的全局性施压,是多么地“合拍”。

从去年底今年初邀请香港“民主派代表”组团前往美国,与美国国会议员、政府高层多次会面,到美国高官和政客如今公开站出来为那些暴力青年的行为撑腰。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日前已表示,“美有关议员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煽动暴力犯罪,他们用自己的言行表明,他们就是极端暴力分子背后的黑手”。

那么,美国这只黑手搅乱香港的目的是什么?刀哥觉得,其目的可能有三个。

第一,是瞄准了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从以关税为主贸易战,到美国开始动用货币政策,力图压低美元,再到美国财政部本月初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事实上已经“箭在弦上”。如果说,贸易战是为了解决“贸易公平”的问题,那么金融战则关乎一个国家的经济金融安全。

很多人都记得,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央出手救了香港。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这个地位暂时还没有内地的城市能取代。

美国没有傻到觉得自己能让香港进入西方怀抱,或者让她再度与中国分割。美国的现实目标只有一个,打掉香港全球第二金融中心的位置,让核心金融人才和其他高端人才出走香港。更要打掉这类人才对中国的信心,从而让人才和资金都从香港流出。

作为支撑香港繁荣稳定和正常运行的重要支柱,尊重法治和维护秩序是最重要的。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如果规则被破坏,外部资金就不敢来。如果资金不敢进入,香港就会变成“死港”。这是“黑手”掀起暴力,破坏法治和规则带来的最直接后果。

有香港经济学家告诉刀哥,而作为海外资金的流向,“旅游警示”是一个重要参考指标。就因为如今暴力活动泛滥,香港已经被20多个国家、地区发出旅游警示,这就意味着会带来非常负面的结果。

资本的一个特性就是“避险”,即便一个项目的前景很好,且产地不在香港本地,但只要主体机构在香港,也是会受到影响。金融服务业如今在香港GDP中所占的比重达到20%左右。如果没有资金流入和人才的保证,香港变“死港”,意味着连浑水摸鱼的人都没有。

第二,通过“颜色革命”,维护美国的霸权。

在最近有关香港问题的声明和议论中,“颜色革命”四个字被提及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无论从操作手法,组织方式还是最终的目标,香港暴力青年的行为已经分明指向了这已经滑向一场“颜色革命”。

美国的黑手为什么要在香港掀起“颜色革命”?一是这里一群它们可以操纵,也愿意为它们操纵的年轻人;二是美国当前认为唯一能够对自己的霸权形成挑战的,就是中国,所以要借香港消耗中国,并制造一个“颜色革命”的样板。

自从冷战掀起之后,美国一直认为谁挑战了它作为第一霸权的地位,它就要搞垮谁。这是它对“颜色革命”乐此不疲的一个很重要原因。美国的国家本性,就是把世界一切有利于美国发展的因素都吸收过去,把美国国内一切不利的因素都转移出去。

长久以来,美国通过金融霸权把世界的钱都装进自己的腰包;通过军事霸权,把战火烧向别国;通过文化霸权,把美国的那套思想塞进全世界人的头脑里。美国就是靠牺牲其他国家的利益,来换取自己国家的利益。

第三,通过搞乱香港,为自己的西方发展道路“挽回颜面”。

二十一世纪的中美之间在国际上的竞争,已经越发体现为不同发展模式的竞争。经过近30年的发展,中国的发展模式已经取得翻天覆地的巨大成就。相比之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展道路遭到空前的质疑。

就连美国自身,如今也都步入相对衰退的轨道。国内更不用说,白人至上主义再次猖獗,种族主义言论此起彼伏,社会撕裂已经不仅仅是网上或者现实中的游行抗议冲突,最近美国发生的几起重大枪击案,几乎都是白人针对其他族裔残暴开枪。

自己已经变得很乱了,当然不能让竞争对手比我好。这是美国人的典型思维。所以,中国发展模式下带动的“一国两制”,成为美国人这次攻击的主要重点。他们搅乱香港,迟滞香港的发展,也是为了在国际上为自己带来话语优势。

台湾

除了那些香港内部的“汉奸”,以及美国这只黑手之外,被提到最多的另一只黑手就是台湾。

今年7月31日,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公开指出,“香港的事态演变、争议提升之快速、规模之庞大,组织看似松散却非常精密,令人有理由相信,其中必有幕后推手或是外部势力介入,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和美国”。

你看,甚至把台湾排在美国前面。

台湾,更明确说是民进党和“台独”势力,它们在当前香港暴力乱象中的角色,已经不仅仅是颠倒黑白、煽风点火、造谣生事。它们借香港局势,不断做出夸张出位的表演,有着更多的政治目的。

首先,民进党和“台独”势力将发生在香港的事件,作为自身参加2020年台湾选举的“政治提款机”。

民进党执政这几年,台湾经济和民生搞得怎么样?这个答案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了。不然的话,高雄也不会刮起“韩流”,县市长选举民进党也不会溃败而归。但是,民进党擅长搞选战。自从蔡英文上台,台当局两岸政策即转向“反中、抗中”路线,为转移岛内社会对民进党无力处理两岸关系的质疑与不满,将炒作与渲染涉陆涉港议题作为支撑蔡执政的重要策略。

尤其是香港涉及“一国两制”,更让民进党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热衷于搞乱香港,展示所谓的“负面效应”,让岛内民众对“一国两制”产生误解,甚至是污名化。同时逼蓝营在这个问题上表态,最后企图形成自己的选举优势。

其次,台湾民进党插手香港事务,完全是策应美国对华的“意识形态战”和颜色革命。

现在的蔡英文当局心里很明白,自己最大的“外交”,就是跟着美国,服务好美国,甚至是伺候好美国。这样自己才有存在感,才能让美国不忘自己的价值和作用。所以,有些脏活美国不方便出手,民进党和蔡英文当局表现得很积极。

比如,力挺香港暴力示威者,妄图以台湾为策源地向香港乃至大陆输出“颜色革命”这件事,已经有不少传闻称,台湾民进党和相关的NGO组织是给香港暴力青年组织背后出资的“金主”。

第三,“台独”想让“港独”壮大声势,然后形成连锁反应。

从这次香港暴力活动升级之初,我们就能看到很多“台独”分子曾经似曾相识,甚至是完全一样的套路。比如说,占领立法会,几年前那些“台独”分子不就是这么干的么。而且,那些年轻“台独”分子不但经常邀请“港独”分子前往台湾学习、交流经验,而且前者还在台湾媒体上为后者摇旗呐喊。

甚至,民进党当局还成了那些香港非法暴力犯罪分子的“收容所”,为他们提供庇护。并称这些潜逃到台湾的香港暴乱嫌疑人为“来自香港的朋友”,甚至公开为香港暴力活动募集物资,充当后勤部长。

正如岛内媒体所言,民进党在期望、鼓动香港激进势力走向更为极端、暴力的近乎恐怖主义路线,制造更大的流血事件。借此,民进党就可火中取栗,实现它们想要的“胜利果实”。

对这些搅乱香港的黑手,我们只能斩断,也必须斩断!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新闻

    东方大学城一期华联超市 安边镇 马家堡东里社区 茶坞火车站 三井子镇 大成镇 圈门铺 程俞路 钱岗
    百安里 廉让胡同 植物油厂 礼泉 新屋村 花山乡 西柳杭 黑竹沟镇 武清富民经济区
    东华 南京市马群科技园 临澧县 经济技术开发区沿湖 西宁郊区 方岙 市场街居委会 大孙各庄村 南门峡镇 运古宁甫村委会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